• 萧瑟寒风吹不断浓浓亲情,大学放了假,女儿执意回了新沟老家。令人吃惊的是,晚饭时候,母亲用拖棍耙子从柴火灶膛下托出了那个我曾经那么熟悉的土罐。

    当一罐被时代和岁月从我的记忆里隔离了很久的用土罐煨出来的鸡汤摆放在桌子时,一股久违了的鸡肉浓香味弥漫整个小屋,飘散开来,浓淡相宜,香于唇齿,暖于心间,瞬间

  • 江南年糕往事

    曾鹏

    腊月如约而至,年味渐渐地弥漫在大街小巷的腊货里。对第二故乡的思念,又被江南年糕唤醒。

    我在无锡,苏州等江南地区当兵,期间多是在部队过年,年糕自然不陌生,对于不少数战友而言,这年糕是一种难以割舍的驻地味道。也难怪,江南的温婉甜美,不仅体现在烟雨风韵美景,而且还有水乡特色

  • 新沟乡宴

    曾 鹏

    寒冬腊月到了,乡下的酒席也渐渐多了起来。老家新沟的乡俗,谁家婚丧嫁娶,乡里乡亲的都要去凑个热闹,吃“十碗”。

    就是请来远亲近邻,三朋四友,帮忙的,送恭贺的开怀大吃一顿。男女老幼,城里的本土的,有牙的没牙的,围坐一起,热热闹闹,敲锣打鼓,场面十分壮观。每一道菜都是满满的记

  • 又见三峡叶正红

    曾鹏

    2021-12-5

    喜欢上红叶,还是上学时那篇脍炙人口的《香山红叶》, 因为它以生命的燃烧来告别季节,回归自然,一直让我敬而仰之。后来我在南京上军校,有幸观赏过栖霞山深沉,热烈,飘逸的叶。 前些年,得益支援三峡建设,又驾驶船舶领略过三峡的红叶。而这三峡红叶,却是别有

  • 家乡的酒

    曾 鹏

    “浊酒一杯家万里”。成年后的乡亲们, 风里来 ,雨里走,闯荡了多少个春秋,孤独的时候,开心的时刻,你是否又想起了故乡新沟小巷深处的老酒?

    老家空气中,总飘荡着甘甜醇厚的酒香,在时光飞逝中镌刻在东荆河畔这片土地里,散发着岁月的沧桑气息,以至我们无论走多远也走不出对家乡的

  • 桔香满园醉金秋

    曾 鹏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桔绿时”。桔子熟了,昨夜的秋风悄然扇去那火热与炙烤,淅淅沥沥的秋雨也下着凉爽。趁着国庆假期闲暇,我回到老家,去帮忙收收稻谷,摘摘桔子,感受一下韶华落尽的秋意,品味一下父母劳累一秋的硕果。

    秋风瑟瑟响起,桔子展现枝头,田野一片金黄。跟着母

  • 我家老屋前面是一片菜园,在菜园的拐角处栽了两棵桃树。那是当年父母亲手栽下的,如今这两棵桃树已经长大了。每到春风送暖的时节,两树桃花齐齐绽放,犹如两朵分红的云霞落下。伸展至到村道边的枝丫缀满花朵和花苞,微风袭来,落英缤纷,暗香浮动,分外妖娆。乡亲们从盛开的桃花之下路过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放慢脚步,抬起头

  • 江南忆,最忆是江阴。初夏时节,江阴山观镇花山脚下的那片桑葚园,又在岁月的温情中红成了一处风景,从战友的朋友圈里就可以看见,前去采摘桑葚的游客络绎不绝,欢笑声此起彼伏。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纵然时光流转,诗画中的江南水乡,始终清丽婉约,灵动秀美。远望山中一片红,点点桑葚灿烂中。关于桑葚,清代嘉庆进

  •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端午到了,是(香蒲)我们当地俗称篙笋最为鲜嫩之时。看看龙舟竞渡,尝尝水乡至鲜,品品清水粽子,是这一带乡亲们祖祖辈辈一脉相承的传统,从远古流传到现在,一直唤醒记忆中的家乡味道。

    长江之滨,汉水之畔,云梦古泽沃野千里,古老的东荆河穿镇而过,新沟,既通长江又达汉

  • 要说起黄山部队汽车连谁的驾驶技术过硬,答案可能会有很多,汽车连的战士们人人都能拉得出,顶得上。要是说起谁的炊事技艺最高?整个汽车连那就只有周立祥拔尖了。按照我们汽车连的规矩,炊事员是由新驾驶员轮流担任的。久而久之,汽车连的指战员人人都会有一手厨艺绝活儿,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只有周立祥拿手的那道又臭又

  • 上一页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