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南茶坊

    翁大明

    商山之南有一个喝茶的地方

    这个地方就叫做商南茶坊

    商南茶坊在鹿城郊外

    东去不远便与河南接壤

    能喝茶且叫茶坊的地方何止千万

    但那些地方我没太去过

    纵使去了也只是偶尔一趟

    而商南这个茶坊我经常来

    喜欢来这茶坊里遐思冥想

    喜欢这绿茶的醇

  • 商南茶缘

    翁大明

    周末带孙儿到茶海赏茶,爬上青翠碧绿的双山茶场,见几个采茶姑娘正在采茶,这孩子便挣脱我的手:“爷爷爷爷,我也去采!”孩子兴致勃勃地跑过去,我却在这万绿丛中,想起了我与商南茶叶的几段过往……

    我与商南茶叶的初次结缘,是在一九八三年的秋天。那年我从商洛师专毕业后被分配

  • 江城子.商南茶山

    翁大明

    山有灵气多因茶。

    翠叠叠,

    密麻麻,

    仔细瞧来,

    丝丝抽嫩芽。

    细雨过后叶溅玉,

    手一伸,湿一爪

    云缠雾绕梁对洼。

    绿茵茵,

    顶呱呱。

    煮得一壶,

    茶香飘天涯。

    也采泉茗三二两,

    欣欣然,转回家。

  • 那年那月那间房

    翁大明

    从滔河源头白鲁础到玉皇山下银赵川,我那辆凤凰牌自行车驮着我,也驮着我的全部行李。

    我把我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寄存在关帝庙,挽了裤子,扛起行李,雄赳赳气昂昂趟过滔河,到赵川中学报到。

    竟然分到了一间大房子,一间差不多有二十平米的大房子!我知道这一溜儿二十六间大房子,

  • 厦门行

    翁大明

    癸卯初夏,出游厦门,兼游漳州、泉州,人过处,留诗词一二,现辑录于此,一博一笑耳。

    一、抵鹭

    五一长假后,旅行圆沙洲。

    同城近百个,相约洋桥头。

    一日三千里,夜半入酒楼。

    头枕东海水,梦做逍遥游。

    二、土楼

    闽南华安土楼,

    楼高土黄墙厚。

  • 商南西街

    好想有一个姑娘,

    走过西街这小巷。

    踏上风雨打磨的青石板,

    在拥挤的人流里来往。

    穿一身绚烂的唐装,

    或者明清的衣裳。

    脸庞必须是清秀的,

    在商南这西街里徜徉。

    不管它人群如何熙攘,

    自将那环佩响得叮当。

    再把那自拍杆子,

    伸得长长。

  • 商南茶海

    翁大明

    站在这高高的茶山之上

    眺望连绵起伏的秀丽山岗

    眼前是一片碧绿的大海

    大海的波浪在脚下荡漾

    我知道这荡漾的不是海水

    是这层层叠叠的茶树

    把这山变成了绿色的海洋

    茶树上的叶子还嫩呢

    抽出来的毛茸茸的叶芽儿

    甚至还带些儿娇羞的金黄

    但这金黄

  • 逆行的腊肉

    翁大明

    走过不少地方吃过不少腊肉,比如在张家界吃湘西的腊肉,在西双版纳吃云南的腊肉,在五台山吃山西的腊肉,也在拼多多上拼过四川的腊肉,但总觉的那些腊肉不及我家乡陕南

    西坪的腊肉,总也吃不出家乡西坪腊肉的那种味。

    老家西坪的腊肉没有刻意的腌制,也没用松枝柏枝之类的反复熏,是

  • 我的老家在西坪

    翁大明

    这几天城里实在是热,稍一动便浑身是汗,天天桑拿,天天汗蒸。这感觉如果是在三冬那一定非常惬意,但现在却分明是三伏,三伏天洗桑拿做汗蒸,那会是什么感觉!

    于是便想进山找一处清凉,消解这难耐的酷暑。去哪儿呢?金丝大峡谷?曹营小西沟?或者上塔坡登双巅?这近郊的几个地方固然

  • 秦 家 庄

    翁大明

    白鲁础有个秦家庄,秦家庄有几间青瓦房,青瓦房里曾住过我的一位同父异母的大姐,我们都叫她秦家庄大姐。

    第一次见秦家庄大姐是在几十年前的一个秋天,那个秋天虽然还没入冬却已十分寒冷,树叶开始泛黄,柿子渐渐透红,喜鹊老鸹盘旋着,嘎嘎地在树上飞。偶尔地,也只是偶尔地会有一个熟透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