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苦长有三丈,幸福太短只一寸。

    纷杂的红尘,模糊的现实。是一条条没有尽头的路,弯曲、坎坷、深深浅浅。

    人,从一生下来就知道哭知道苦,知道哭和苦会相随相伴我们一辈子。岁月苍苍野野,单守心灵。如梦的飘浮,如雾的轻薄,如一场虚无飘渺的妄想。

    人生真的很苦,很长,守着一辈子。幸福确实很短,一寸

  • 一柄素伞下,飘盈着一倩青花,滑过黄昏的天地,拂过书卷上的笔划,随风而去。

    窗外的萤流,蝉鸣月华清寂的夜空,影摇着素云的灵透。模糊的窗棂上,飘逸字迹,清晰着横竖笔划。细读行间的含情,脉脉中又是页页昨天的念想蔓延,被泪水浸润了记忆。

    一溪山涧流水,潺潺悠悠。一亩竹林漫步,一伞青花遮雨,远望林中淡

  • 依窗,听绵绵细雨,在寂静的夜。

    一柄青花,晕出一圈清晨。淡淡飘逸的风,吹拂着细雨,弯曲着雨线。翻开着朦胧的长巷,飘落着一朵朵落雨盛开的花。

    古旧的灰色石板路,雨中泛起青色的光,倒影着小街两旁的木屋,还有一哇哇水滩里闪着的木壁上弱弱的黄灯。

    清静的小街。几乎没有人影,偶尔几朵紫色的雨伞在清

  • 有时,叶是树的故事。土是根的故事。有时,冬雪不是春绿的故事,夏晴也不是秋霜的故事。

    一场繁花刻着深浅年轮,一场喧嚣演出着浓淡剧情。看叶似叶,捧土象土。

    一束束绿色的心花开在蔚蓝色的天空下,看着群鸽翱翔,阵阵音哨落在云层里。张开双臂,踩着一朵朵浪花,把遥远天涯的诗意写成了传说,把孤单思念的荒唐

  • 黑夜依窗,静思着漫天。星星在素云上流动,弯月在轻风里梦怡。捧一杯暖阳,明媚着岁月中的风花雪月。暖一壶温柔,酝酿心中不变的笃定饱满。一抹的岁月中,截几枝荷莲,隔空穿越生命的交织梦想,淡清时光,笑容依旧。

    一陌情深,融进书屋里。书一段文字,含情悠悠,量一丈距离,感知浅漾。温度不要太高,互相温暖就够。

  • 念着晚风,俯案听雨。轻轻的雨声嘀嗒着屋后那棵柳树,淅淅沥沥的微微的声音。灰色中,散落了星辰,素云朦住了院落里石板上的青紫色,一点点薄雨落地的光。

    屋后那棵柳树,是父辈留下的纪念。满树的沧桑,斑驳着树干或凸起或凹陷,粗壮直挺。垂下来长长的枝条挂满了串串绿绿的柳叶,在风中摇曳。

    黄昏时分,下了场

  • 邀一帘月光,撒落在圆圆的桂花树上。灰白色的光匀匀的裹着树冠,参进叶子的缝隙中,透着满树的粒粒花朵,点点、闪闪、层层、叠叠。浓浓的香袭从树冠的各个地方飘逸出来,乳白色的桂花朵散粒着、串串着挂在树上、藏在树叶间萤萤发光。香袭着空中、地上撒落成浓浓的桂花香。

    一缕温软的晚风吹来,风中都含着桂花的暗香,

  • 母亲快九十岁了,平日里言语不多,总是微笑着看我们做事、听我们说活,不搭理也不接话,只是微笑。突然这几天,话特别多,都是我们没听过的故事。从她嫁给父亲时的哭轿,外婆在她上轿前给她戴上一个外婆戴在手腕上的祖传的银手镯,父亲被灌醉了不醒人事,在地上躺了一晚上。父亲在三天回门时间里,无论谁劝都不再喝酒,回到

  • 夏,延续着春的故事,冬缠绵着秋的岁月。在断断续续里今天铺开昨天的深情,昨天回忆着前天的爱恋。

    有时侯真情象雨中的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耳边还温暖着梦呓的亲密,转眼就没有了声音。昨天,和你牵手散步在厚厚一层银杏落叶上,眨眼就只有一个背影。你说秋末到了,银杏叶会全部落下。我当时没有完全明白这句话的含

  • 一叶苦舟撑着一帆旧影,缓缓的在河面上飘泊。那盏孤独的渔火闪着昏暗的黄光,卓卓幽幽。他站在船头望着一岸弱弱的光闪烁眨眨,灰灰蒙蒙。那里有过他的亲人、有过他的挂牵、有过他的眷恋。还有过他温暖的太阳,沐浴过的云霞。有过温馨的拥抱,有过火烈的亲吻,有过美丽思念的四月天。

    码头上留下的脚印,盛着一浅河水,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