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五,也是今年的最后一个夜班。好像也是今年最空闲的一个夜班,之前每周的夜班总是被自己安排的满满。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总要找点事填补这个空闲的值班时光。一直想写点关于这三年疫情的文字,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角度去写。作为一个小医生,从专业层面去写,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从大众的层面去看,又有点

  • 将近年关,早上上班路上经常买早点的那家店铺已经关门,开早餐店的夫妻应该是回老家过年了。回家过年对于在外打拼的人来说有着太多的意义,家是一年开始出发的地方,也是一年结束回归的地方。

    每年过年前后,也是一些日常生活不方便的时候。心里盘算着,路上碰到有卖早点的就随便应付一下,这个时候也没有更多挑选的余

  • 上个月就在计划写2022年的总结,一是始终没有头绪。二是看似真的很忙没有时间,其实大部分都是没有利用好,真正有效率的时间是极少的。

    2022年开始于一场雪,虽然同在余慈地区,四明山上的雪却大了很多。当大部分人开车四五个小时,在山上的雪景里打卡十分钟。我们筹划了在山上雪地露营。当置身于白茫茫的一片

  • 当一个行为形成了习惯,不去继续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在酒店学习了一天,吃罢晚饭还是习惯性的走出了房间。在出酒店大门的一刹那,还是被外面的一阵凉风迎面拥抱,感受到了深秋最大的诚意。最近刚刚结束国庆假期,多地又有散发的新冠疫情,在这个铁路站点有很多“大白”都严阵以待,守在出站口为出站的旅客做着核酸。在疫情

  • 我有一块橡皮擦

    我擦去了遗憾,留下完美

    没有遗憾,完美有意义吗?

    //

    我有一块橡皮擦

    我擦去了软弱,留下强悍

    没有了软弱,强悍能干嘛?

    //

    我有一块橡皮擦

    我擦去了错误,留下正确

    没有了错误,正确重要性在哪?

    //

    我有一块橡皮擦

    我擦去了痛苦

  • 近十多天天气炎热,据说高温已排到全国前几位了。每天家里单位,来回路上的车里都是空调,好像在这个炎热的夏季都舍不得出一点汗。殊不知在夏天出汗是一件极其正常不过的生理反应,对人体是有益的。而有了空调,人们却为了一直所谓的“舒适”而过多的干涉本来的生理现象。有害有益,谁说的清楚呢?

    虽然傍晚时分没有了

  • 这几天天气闷热,晚上跑完步回来,赶快把房间的空调打开,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那个感觉是极爽的,不禁感慨小时候没有空调电风扇的时候是怎么度过夏天的。

    记得小时候家里买电风扇应该四五年级的事,在这之前家里是没有电风扇的。夏季纳凉的工具就是蒲扇,几乎是人手一把,有些蒲扇都有些年头了,周边的叶子都有破损,

  • 处在长江南岸的这个小村庄,在九十年代中期,虽然不算富足,但是解决家庭温饱还是没有问题的,背靠长江,前有升金湖,有着种地得天独厚的优势。当然有时候优势也是劣势,就是因为前后有水道,经常大雨年头很容易内涝,对于靠天收的农民来说,吃年头饭也是一种赌博。

    在这个盛夏的七月,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雨。老李头

  • 周末,闺女她忙着准备一些小礼物送给同学,说是要度过她最后一个有意义的儿童节。才发现她真的长大了,她这几年的成长让人惊喜,还是想想写一封信同她聊聊。距离第一次给女儿写信已经有三年了。

    丫头,你已经用我不愿接受的速度长大了,从第一声啼哭,第一次的牙牙学语,第一次的蹒跚学步,第一次的拿着成绩单回家,第

  • 夜深了,从窗户外飘进了一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接着就是一个女人的怒吼和“砰”的一声关门声,把整幢楼都震动了,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孩子的精神也足够好,或许是半夜被关在门外的害怕,很大的哭喊声持续了约有十多分钟才逐渐小下去。孩子应该是被拉进屋里了,偶尔传来几声若有如无的声音。我看了一眼窗外,天上的那轮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