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发布时间:2022-01-21 11:10 阅读量:28 日记本:《个人日记》

临近年关了,是我过于健忘,还是时间真的可以带走一切,关于母亲的回忆越来越少,母亲刚走那段时间,我总不相信她真的走了,她只是去了一个地方,过段时间就回来了。可是,过了一年又一年,母亲终究没有回来,而且,关于母亲的回忆也越来越少了,只有在梦里,时不时梦见她,她已不是病中的样子,一身青衣,面容和头发跟她年轻时一样,只是不说话,我扑通跪倒在她跟前,她只是扶着我,却再也的不说一句话。

从梦中哭着醒来,眼泪盘旋在脸上,终究是梦一场,起来看看,窗外是黑魆魆的夜,母亲何曾回来过,只是我的梦罢了。

今天是腊月十九,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对过年已经淡漠,但是,回家的心却是焦灼无比,受疫情影响,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给家里打电话,老父亲总是乐观的说,你包操心,啥都好着,我把炕烧的热很,做饭也是煮饺子、蒸米饭、换着花样吃,超市里啥都有,想吃啥就买啥。

父亲和母亲一样,总是说着安慰我的话,可是,毕竟他已经七十七了,一个人在家,只是有一次,他说啥都好,就是有点孤独。

他怕我担心,又叉开话说,我没事就骑车到你姐家里去了,可是,两个女儿也过得不好,去了,还不如在自己家自在。

随感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