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绘”雪景别有风骚-中国雪景山水画的面孔不能千年不变

发布时间:2022-01-12 11:43 阅读量:30 日记本:《个人日记》

“浮世绘”雪景别有风骚

中国雪景山水画的面孔不能千年不变

“多彩的图像——浮世绘艺术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展馆的展览于2022年1月2日结束。看展中,站在浮世绘艺术的角度,去对比中国古代的山水画,特别去对比中国古代的雪景山水画,则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一、“浮世绘”是日本有真正意义的风景画

展览汇集了日本浅井收藏、中国李可染画院、湖北省博物馆、辽宁省图书馆和辽宁省博物馆的近300件藏品,包括200余幅创作于江户和明治时期的浮世绘原版作品,中国明清刊刻版古籍、日本江户时期“和刻本”古籍、中国明清时期“洋风姑苏版”版画等藏品。

何为“浮世绘”?日本江户时代后期(1840年左右),在从中国宋元绘画,明清版画图集中汲取营养基础上,特别受“西洋技法”影响,日本以彩印木版画“浮世绘”为开端,才有了真正意义的风景画。或者说,“浮世绘”是日本彩色风景版画。

浮世绘的题材极其广泛,有社会时事、民间传说、历史掌故、戏曲场景和古典名著图绘,有些画家还专事描绘妇女生活,记录战争事件或抒写山川景物等,它几乎是江户时代人民生活的百科全书。

但日本语言中自“浮世绘”一词,暗含艳事与放荡生活之意。因此,浮世绘主要是描绘世间风情的画作。或者说,“浮世绘”题材众多,但主要以美人、艳事及放荡生活的题材最多。

二、比较“浮世绘”雪景画与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

正值东北已经进入隆冬季节,“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笔者在《浮世绘艺术展》上,从众多画作中,专题挑选拍摄了这组雪景画,

如何走进“浮世绘”?如何看明白“浮世绘”?常言道: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要欣赏“浮世绘”的雪景画,一个重要的参照,就是比较中国国画来欣赏。

1.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的三大特点。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立意表现的主要特点,就是“出世”太远。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基本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雪景圣地。用雪去表现的一种意境,甚至是曲折、含蓄、朦胧地表现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

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的画面艺术主要特点,重在表现雪景,以突出自然为主。通常画面以群山壁立、深谷危径、枯木寒柯、空灵静寂、超脱自然,雪意茫茫、色彩简单等为传承。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并在超脱自然,雪意茫茫、色彩简单中,

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一定意义上讲,那是文人画,那是官僚画,那是宫廷画,因其读者范围极其有限,基本属于“象牙塔里的艺术”。老百姓很少看到,似乎老百姓也很少关心,因为,那雪景离老百姓太远。所以,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只可“雅鉴”,很少有“俗赏”。即使中国现代的雪景山水画,同样未跳出文人画、官僚画、宫廷画的窠臼,同样离百姓太远。

2.“浮世绘”雪景画的三大迥然不同。从绘画的立意上对比,“浮世绘”雪景画,则“入世”太深,甚至血肉相连,它是大俗为雅。在其所画的雪景艺术表现手法上,难免“浮世绘”描绘世间风情有低俗放浪的痕迹,但也体现了“浮世绘”绘画的主旋律,既,突出了人文,突出了民俗,突出了纪实,突出了美女,突出了人生等。

从绘画的表现对象上对比,同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的不同,“浮世绘”雪景,突出了写实,突出了色彩,突出了生动,突出了对比,也别有风骚。特别是正因其几乎是江户时代人民生活的百科全书,绘画中心是表现“人”。这“人”有历史的人,更有现实的人,还是社会各个阶层的人。

如,《常盘御前图》,表现的就是源义朝战败被灭国,携三个幼子,包括怀中抱有一子,在冰天雪地之中,还冒雪拄棍从京都逃亡的场景,强烈的色彩对比中,不仅负载信息,更表现出一种寒冷、凄凉、紧迫、艰难,令人观之震撼。

再如,《浅草金龙山图》,以鸟瞰的角度,记录了隆冬时节,安宁的江户城风光。浅草寺大雪覆盖,城市规整有序,门堂殿塔高低错落,朱红大雪对比强烈,那行人撑着油纸伞,熙熙攘攘地在街道上行走,也显现了江户城的繁华。

从绘画的受众对象上对比,“浮世绘”雪景画与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也迥然不同。正因“浮世绘”表现的“人”,既非单纯的贵族,也非单纯的底层,它表现了社会各个层面的人。为此,它的受众特别广,它的发行量也特别大,它能做到“雅俗共赏”,它才在世界画坛独树一帜。

三、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千年面孔不变当改

两相对比中,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与“浮世绘”雪景,当各有千秋,应相互借鉴。

日本的“浮世绘”,就长久、认真、自然地借鉴汲取了中国宋元绘画,明清版画图集的乳汁。而中国国画的绘画囿于传承传统性的保守性,却对“浮世绘”的借鉴不多,中国国画的题材内容的改变,就更几乎没有,

至少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就千年不变地板着一幅老面孔;至少当代中国雪景山水画的大量画作,囿于传统都极为缺少个性。若将很多画家的雪景山水画作除去姓名,放到一块展览,绝不会有读者分辨出画作的作者,因为,这些画作的内容,题材、手法、色调、意境等,都“似曾相似”的太雷同了。作为画坛这种“雷同化”,这种“食古不化”,又绝非仅仅体现在雪景山水画。

虽然“浮世绘”的风景画,有迎合世俗的低级,也有过分夸张的扭曲,但在一定意义上讲,“浮世绘”其绘画表现手法、色彩的运用、负载信息的特性,鲜明的画作个性,表现人的艺术真实性,还是很值得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借鉴,也有助于中国古代雪景山水画在突破局限中传承和创新。

丢掉传统,就丢掉了根脉;囿于传统,就会窒息不前。中国的山水画,尤其雪景山水画,既要保持传统,但也莫忘了世间万事万物,人是最宝贵的;更莫忘了新时代的人民艺术,人民最应该领衔担纲地唱主角!凡是漠视人民的艺术,都会被人民漠视!凡是被人民漠视的艺术,都绝对难成经典流传!

“浮世绘”雪景别有风骚-中国雪景山水画的面孔不能千年不变的评论0条评论